太奇自媒体

首页 > 星闻 >   往往一句简单的话,就可能造就悲剧

往往一句简单的话,就可能造就悲剧

2018-02-24 19:43:12 编辑:电影小密探 阅读:3089 栏目:星闻

“是他干的,我看见了他,我亲眼看见了他。”

如果有人告诉少女,这句话就像是魔咒。

不仅拆散了本应相爱的两人,还折磨你的余生,可能夏日里的悲剧就不会上演。

但是,不会有人会告诉她。

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——想求得别人原谅,但已找不到能宽恕的人。

就像这部电影里的布里奥妮。

《赎罪》

影片改编自伊恩·麦克尤恩的同名小说。

小说曾登上卫报畅销排行榜文学类第一名,更曾获得美国国家书评人文学奖。

故事里最触动人心的就是对人物焦灼痛悔的内心刻画,

以及一场相爱而不相得的爱情带给观众的遗憾和伤感。

故事开始于1930年,

长镜头划过花园和大宅子,明亮的色彩和如诗般的画面让人感觉温暖又美丽。

无论是被野花绿地环绕的乡间城堡,还是屋内从壁纸、窗帘到沙发、陈设,甚至女主衣衫的各种碎花装饰,

全部都充满了让人极爱的田园气息。

姐姐塞西莉亚拿着花束在田间奔跑、

妹妹布里奥妮坐在野花环绕的灌木丛中书写自己的小说,

还有男主罗比在厨房里的恬然一笑……

但正是在这样的浪漫气息中,炎热的盛夏的空气却似乎像是充满了欲望与嫉妒,

闷热烦躁中透露出一丝丝不安。

在十三岁的布莱安妮看来,卧室窗外看到的一幕令人费解和不安。

比如姐姐为什么会在罗比面前的湿身裸体,

还私自偷看了罗比托她转交姐姐的信,信中色情粗俗的文字令她惊愕,她不由地认定罗比是“色情狂”。

而在一次无意中看到姐姐赛西莉亚和罗比缠绵的场景后,不解、愤怒和嫉妒像滋生的野草,在她心中蔓延。

再比如罗比把塞西莉亚“钉”在书架上,那个犹如耶稣受难般隐晦的性爱造型,

无不在以先验的方式确定了她想象中的“真相”

因此少女的心里——“你必定是有罪的男人,你必须受到惩罚。”

“是他干的,我看见了他,我亲眼看见了他”——就是她的”惩罚“

原本对罗比淡淡的少女情怀一瞬间变得如此狰狞可怖。

这是爱的开始,也是罪的起源。

那个夏天,一切发生的这样仓促。

在晚宴上,当大家发现双胞胎表弟不见了,

于是,他们急忙在附近寻找表弟们,

布里奥妮就在寻找的路上,看到有人强奸表姐。

而那个人看到灯光后,一溜烟跑了。

但是布里奥妮却一口咬定是跑掉的人是罗比。

以至于不给罗比任何辩解的机会,直接逮捕入狱。

就这样,悲剧的齿轮开始运转。

但是事实的真相是巧克力商和她表姐情投意合被她撞破而已。

在布里奥妮、表姐和巧克力商人为真相编织了精美的谎言里。

毁掉的是好不容易相爱的塞西莉亚和罗比的一生。

罗比是塞西莉亚家仆人的儿子,塞西莉亚和他一起上过中学,

但因为怕同学笑话,三年中她几乎没和罗比说过话。

因为阶级身份的差距,阻隔他们的开始却不是千山万水,而是法律条文和道德约束,

这是多么可笑的障碍!

但勤奋上进的罗比还是悄悄地走进了塞西莉亚的内心。

当他们终于再次说话时,罗比将深藏在心中许久的爱慕用赤裸裸的话语表达出来,

但也正是因为他炽烈如火的爱,点燃了塞西莉亚内心酝酿已久的火苗。

电影里的人物大都非常典型。

布里奥妮的苍白、平胸、薄嘴唇、白纱裙一看就是为了构成一个敏感和神经质的女孩,

还有出身低微却学业优秀富有品味的帅哥罗比,

脸蛋绯红头发带卷喜欢粉红色充满着肉欲气息的罗拉,一身名牌蓄着小胡子的花花公子富商,

无不让人恍如看到那个年代的“标的人物”。

唯一稍稍例外的是塞西莉亚,

消瘦的身体,却穿贴身大露背的绿丝绸晚装,显现出突兀奇崛的美丽。

她淫荡而忠贞,刻薄而仁恕,乖张而坚忍,构成贯穿始终的张力。

从《傲慢与偏见》开始,英国导演乔·怀特就给我们接触到了他呢那古典而精致的拍片个性。

《傲慢与偏见》剧照

色彩沉着明丽的舞台设计,手持摄像机的长镜头拍摄,精准的走位,以及一些象征性的细节描写,

都是一种对文字剧本的高度还原。

这部片子最可圈点的是其叙事结构,多种视角的闪回交错,加上无所不在的打字机背景声,

即使稍稍有点用力过度,却奠定了一种深刻的基调和氛围。

就像是从电影的前半部尽是绚烂华丽的色彩,再到后半段转用素色及靡烂的造型,

配乐与前半部都有强烈的对比。

动人的音乐以及细致的美术配合,在兼具史诗的格局和细微的人物刻画之上,

都让《赎罪》不仅是一个个画面故事体现,更像是一种人生的参与。

该电影在2008年就获得金球奖“最佳剧情片”和“最佳原创音乐奖”的殊荣,乃实至名归。

电影后半部分这一部分画风大变,

色调也从明媚转为灰暗素淡,正好配合了二战的惨烈和由此带来的哀伤情绪。

命运的齿轮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停更不会回转,

无论是坐在海边思念爱人的塞西莉亚,

还是身在战场苦苦盼望回归的罗比都显得那样孤独和苍凉。

四年转眼即逝,妹妹布里奥妮已经长达了,

但成长带给了她却是更多的煎熬和痛苦,她无时无刻不生活在对当年错误的悔恨当中。

所以尽管她成绩很优秀也仍然放弃了继续念书,却像姐姐一样当了一名护士,

在每日面对的生死中不断反省自身和替己赎罪。

忏悔和赎罪全程贯穿着电影,打字机的声音也几乎伴随着电影始末。

整个电影是以妹妹布里奥妮的视角展开的,

影片中那不停响起的打字机声响就好似她创作《赎罪》这部作品的过程,

同时这个声响也仿佛是她不断拷问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电影有一段情节是妹妹去向姐姐和罗比忏悔,但其实这一段根本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。

真相是她从未有勇气去向二人坦诚自己的错误,

而自1940年后她也再无机会向二人忏悔——因为1940年6月,罗比在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最后一天,死于败血症。

同年,在伦敦一直等待罗比回来的姐姐因事故去世。

这个悲剧注定永远定格在1940年这一年,哪怕布里奥妮还活着。

而电影的最后是罗比和塞西莉亚在海边嬉戏的镜头,

不过这只是妹妹在77岁高龄完成的自传体作品《赎罪》里安排的结局。

因为她说:“我把幸福还给了他们。”

只是这结局太美好了,却也来得太迟了。。。

文字:Key

图片:网络

编辑:@Key

校对:VT

图片来源网络,文字原创,如有侵权请联系

分享:
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