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奇自媒体

首页 > 星闻 >   过年假期遇见前任,真是场灾难!

过年假期遇见前任,真是场灾难!

2018-02-21 21:00:14 编辑:小说大爆炸 阅读:4286 栏目:星闻

重逢

林蔚按照局长给的地址来到金教授家中,这是一个看起来老旧的小区。据说金教授是国内犯罪心理学的泰斗人物,就是年事已高,若非此次的案子实在太棘手,局长也不会让林蔚来请金教授。

金教授是个十分和蔼的人,跟林蔚想象中的严肃的学者的形象不太相符,桌上放着的一摞摞的资料,林蔚一眼扫过去,看到这次杀人案受害者的照片。

在窗台旁边的桌上还放着一个收音机,里面正放着法治节目,清晰的报道从收音机里传出来,“近日来我市发生多起恶性杀人事件,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,案件目前尚未确认死者身份,警方正在全力调查,如果有人身边有无故失踪的朋友,请联系警方,也提醒广大听众朋友注意安全出行。”

金教授说道,“这个案子我了解过了,这么残忍的作案手段,国内少见,我已经答应了你们局长,派我的学生去帮忙,不过你来的时间不巧,他可能要明天才能回国,若是你明天来,说不定就遇到了,正好可以介绍你们认识,不过你放心,等他回来,我会让他第一时间,去你们那里帮忙的。”

林蔚对于这个被金教授夸奖的学生,并没有太过的期待,在断案这一点上,她一向自信,今天这一遭,也不过是因为王局特别交代了,不过金教授这么热心,她自然是感谢的。

走出金教授家的楼道的时候,外面竟下起了雨,林蔚探出一只手,伸出屋檐,感受了一下,豆大的雨滴打在手心还有些微微的疼,这雨势还不小。

这里距离停车的地方有些远,这么跑出去,大概会淋成落汤鸡。林蔚抬头看着天上的阴云,心中计算着是在这里等一会儿,还是冲出去。

一辆黑色的车慢慢的穿过了雨帘开过来,停在了巷尾的路口,车门打开,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撑着一柄黑色的伞从车里走下来。

那个人影不疾不徐的走在雨中,丝毫没有在雨中行走的狼狈,就连脚尖的水滴和泥泞似乎都变得乖巧起来,不曾给这个人影沾染了一丝烟火气。

看着这一幕,林蔚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,似乎曾经也有一个清隽的少年,这样撑着伞朝着她走过来,然后走进了她的心里。

等到人影踩着雨水走近,林蔚才看清了这个人的模样,林蔚有些愣怔,这张脸,俊逸秀美,多年前那清冷迷人的轮廓还在,却有少了几分年少的稚气,多了一种气场,林蔚只觉得这人裹挟着铺天盖地的雨水,将自己浇了一个透心凉。

竟然真的是他?傅瑾瑜?

八年后的重逢,林蔚曾经觉得再次见面,她心中一定是恨意滔天的,但是再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这张脸,竟然脑子一片空白,甚至心中还有一丝她非常想忽略掉的窃喜和悸动。

反倒是傅瑾瑜从容的将伞合上,冷漠的看了林蔚一眼,然后说道,“这位小姐,你挡着路了。”

这位小姐……

挡着路了……

这么陌生的语气,是他的说话风格。

只是他竟忘记她了……

也是,他本来就是个冷淡的人,永远好似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一般,旁若无人,忘记她,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林蔚嘴角微微勾起,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静,往后退了两步,将楼道口让出来,这种老式的楼,楼道狭窄,林蔚这一让,外套上的衣角被雨水打湿了。

傅瑾瑜微微颔首,眼睛朝着林蔚的外套看了一眼,眼神飞快的掠过,然后朝着里面走去,只是在经过楼道口的时候,将手中收起来的雨伞放在那里,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。

林蔚的目光追随着傅瑾瑜的动作,看到他将伞收起,放下,动作行云流水,浑身散发着跟这个楼格格不入的贵公子气。

看着傅瑾瑜修长的手指从伞柄上离开,林蔚自嘲的勾了勾嘴角,这要是搁在从前,怕她要自作多情的当做是留给自己的了。

从伞上收回目光,林蔚看了看外面的雨,脱下了自己的风衣,遮挡在头顶,朝着停车的地方跑去。只是她不知道的是,傅瑾瑜正在站在楼上,将这一幕完完整整的看在了眼里。

她没有用他特地留在那里的伞。

若换了是以前的林蔚,一定会喜滋滋的将伞拿走,然后找各种还伞的借口凑到他身边,缠着他,只是那个恣意飞扬的林蔚早已经不在了。

傅瑾瑜低下眼眸,掩盖住了他眼中复杂的情绪,他故意装作不认识,是因为他还记得他最后一次见到林蔚,那双含着泪的眼眸中深刻的恨意,他害怕再次看到那样的眼神。

已经回到车里的林蔚,将湿漉漉的外套丢在副驾驶座上,将之前见到的人甩出脑海,开车回到了警队。

一回到警队,甄俊就跑了过来,“老大,你刚才不是在老王办公室里头挨训吗?怎么还浑身淋湿的回来了?”

林蔚看着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身影,朝着甄俊努了努眉毛,示意他闭嘴,只是平日里十分机灵的甄俊,这会儿却没转过弯来,“老大,虽然老王不赞成你的做法,但是我绝对支持你,像范旭阳那样的人渣,就该打。”

王局长走到了甄俊的身后,“看来你对我的做法很有意见啊,还有什么想法,不如现在当着我的面一并说出来。”

甄俊立刻直挺挺的转身,敬礼,“王局好!我……我没有意见。您,过来是有什么指示?”

王局看了一眼甄俊,然后看了看办公室的所有人,说道,“近日来,市内凶案接连发生,引起了民众的恐慌,为此我们局里打算成立特案组,由我们局内破案率最高的林蔚担任组长,以后诸如此类难以侦破的案件就都移交给特案组来办。希望大家能同心协力,维护我市安定。”

看到王局长离开的背影,甄俊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,“老大,老王竟然没有对我进行批评教育就走了,你快打我一下看是不是真的,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不过,他刚才那个特案组是什么意思?”

林蔚将手中的案件卷宗丢给甄俊,“就是说,以后别的组解决不了的案子都丢给我们来查。现在的当务之急,就是二队手头上的案子。”

甄俊一阵哀嚎,“不会吧,那可是个烫手山芋啊,二队查了老长时间了,连死者是谁都没弄清楚呢,老王为何要这样对我们。”

林蔚转了下手腕,然后瞟了甄俊一眼,“你说呢?”

甄俊想到了一个可能性,抱着脑袋转了一圈,“老大,不会是因为你一时冲动,揍了范旭阳那个人渣吧。他不是把你叫去上了两个小时的思想品德吗?我还以为危机已经解除了。”

“如果我们查不好这些案子,就没有危机了。”林蔚撇了甄俊一眼,“王局说了,上头的人发话了,我们要是不能破案,我就可以离开警队了。”

甄俊面色紧张,“老大,你开玩笑吧。”

林蔚看了甄俊一眼,“我像在开玩笑吗?我已经跟王局立了军令状,我们只有十天的时间,如果查不出,我就只能卷铺盖走人了,还不赶紧去行动起来?”

看着甄俊走掉了,林蔚才头疼按了按太阳穴。二队的这个案子确实是有些棘手的。从案发到现在,甚至连死者身份都没有弄清楚,但是却已经在网上发酵,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。

警方因此也是颇有压力,如果不能再预计的时间内破案,确实需要一个人来为此事负责,而她这个刚刚揍了范旭阳违反的纪律的人,无疑是上面最中意的人选,就连王局也保不住自己,只能尽量多争取一些破案的时间。

林蔚看着案件的卷宗和现场收集回来的物证,卷宗很厚,但是有用的信息寥寥无几,大都是二队调查的报告,但是没有线索。

案子起源于一个月前,有个叫孟国庆的收废品的人在清理垃圾桶的时候,发现了一截断肢,吓得丢在地上就跑了。

就是因为如此,断肢才被人关注到。那孟国庆跑了之后,心慌慌的继续翻着垃圾桶,可不曾想就在不远处的垃圾桶内,又发现了另一截断肢,怕的不行,这才选择了报警,等警方得到消息感到的时候,杀人碎尸案已经传播开了。

但是仅凭两截断肢,在没有监控,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,根本连死者身份都无法查清,只知道是二十岁左右的男性,给警方查案带来极大的阻力。

这也正是警方这么长时间没有丝毫收获的原因,案子的进展并不会因为从二队手里转到她的手里就变得乐观起来,林蔚捏了捏鼻尖,真是个烫手的山芋。

案件

过了没一会儿,甄俊就又探头探脑的进来,“老大,王局刚才说,要派个专家来帮我们,这专家什么时候到啊?”

“求人不如求己,与其想着专家,不如自己多找找证据,”林蔚头也不抬,目光不离开卷宗半刻,“王局招来的是个犯罪心理学专家,他的意见只能作为参考,断案还是要靠证据。”

甄俊带着一脸崇拜,“犯罪心理学专家,电视里演的那种就是那种看了作案方式就能给出人物画像的专家。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,老大,他什么时候来?”

林蔚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有看剧的时间,不能多学学破案吗?明天。既然你这么想见他,明天你自己去金教授那里去接人吧。顺便用你的热情表示一下,我们组对他的欢迎。”

甄俊高兴的险些跳起来,“好嘞,多谢老大,我这就去工作了。”

林蔚喊住甄俊,“等一下。让法医重新出一份鉴定报告。”

甄俊愣了一下,“老大,法医的鉴定报告有问题吗?”

“队里是不是来了新的法医?”

甄俊朝着林蔚竖了竖大拇指,“料事如神啊,你怎么知道的?之前的法医去大学里头做教授了,就派了个新的来。”

林蔚将报告递给甄俊,“你都没发现,这报告一点都没有以前那种严谨的风格吗?一份鉴定死者的报告,用词都是大约,可能,也许,像话吗?连作案凶器都没有分析。”

甄俊有些不确定的说道,“不愧是老大,观察入微。关于作案凶器,我看报告上说切口面光滑齐整,应该是锐器一刀砍下来的,也许是菜刀。”

林蔚哼了一声,斜睨了甄俊一眼,“应该?那到底是呢,还是不是呢?这断肢不是从关节处切开的,而是直接砍断了骨头,剁个排骨还得在砧板上磕好几下呢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,骨骼的密度是很高的,而且这是四肢骨,你以为砍断是一件也很容易的事情么,不如我批经费给你,你去市场上买条猪后腿和普通的菜刀来试一下,看看你能不能用菜刀一刀把腿骨砍断了。”

甄俊一下子就蔫了,“老大,你不是认真的吧。”

“我像是在开玩笑么?”林蔚有些生气的看着简单的鉴定报告,“要不然就送去重新鉴定,我要知道凶手使用了什么样的凶器,用什么样的力道,才能造成这样的切面,这样我们至少能在发现断肢的附近查找凶器可能的来源,或着推断凶手可能的职业。”

“一个优秀的法医对我们破案至关重要。”林蔚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这样的验尸水平是怎么混进法医队伍的,请来浪费粮食的吗?”

“老大,你也太毒舌了,人家一刚毕业的小姑娘,这不是没有实战经验吗?”甄俊说道,“新来的法医叫唐尔雅,是个高材生,可能就是刚开始工作,没有那么面面俱到。”

林蔚听到甄俊这么说,语气有所缓和,“让她仔细再查一遍,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。”

甄俊乐呵呵的说道,“行,我等会儿就去。”

林蔚有些头疼的按压了一下太阳穴的位置,“其他的尸体的部分呢,从案发到现在,快一个月了,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发现?”

“对。”甄俊也十分无奈,“断肢被发现的事情一开始就被热心网友放到了网上,引起了一定范围内的轰动,媒体也跟风报道了,如果凶手在关注这件事,非常有可能知道这件事被发现了之后,开始更加注意自己的行为了,所以这一个月,没有任何的发现。”

一起杀人案,快一个月了,都没有确认死者身份,侦破难度可想而知,林蔚问道,“最近的失踪者调查过了么?有没有吻合的?”

甄俊摇了摇头,“没有,二队翻遍了最近两个月全市的所有失踪案卷宗,有两个条件差不多的,甚至请家人千里迢迢赶来做了DNA比对,没有匹配上。”

“二十岁左右,大部分这个年纪的人应该还在念书,这么长时间不见了,却没有人发现来报案,除非他跟同学关系很差,没有人关心他是否不见了。这个年纪的本地人基本都住在家中,即使不是,也不可能失踪这么长时间没有人报案,应该也不是本地人。”林蔚说道,“外来务工的人员可能性很大。”

甄俊有些犯愁的看着林蔚,“头儿,就算我们知道这一点也没用啊,我们市外来务工人员太多了,这个很难排查的。更何况我们还不能完全排除学生,单就这个年纪而言,我市的大学生人数一点不比外来务工的少。”

甄俊有些不满的嘟囔道,“只有这么两截断肢,别说是二队了,我看就连神仙都破不了。”

林蔚食指在桌面轻轻的敲击了两下,“碎尸,无非只有几种情况,第一,泄愤,跟死者之间有深仇大恨,从这种变态的行为中得到快感,第二,掩盖罪行,破坏自己留在尸体上的痕迹,不让警方知道他是谁,第三,方便运输,有利于抛尸了,还有一种变态的情况,就是要从尸体身上切割他在意的部分,留下作为战利品。你觉得我们的凶手是那一种?”

“这我哪能猜得到啊,听起来都挺有可能的。”甄俊挠了挠后脑勺,本来还整齐的发型竖起了几处呆毛,“老大,你就别难为我了,你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

“没有DNA,没有指纹,我们甚至连这一截断肢的主人是谁都无法确定,你说我们该怎么办?等凶手再次抛尸吧。”对于这个案子,林蔚也有点束手无策。

甄俊瞪大了眼睛看着林蔚,“那万一凶手不继续了呢?”

林蔚站了起来,“那就看有没有家属来认领,确认死者身份,否则的话,可能会成为档案室里尘封的卷宗,变成一桩悬案。”

“那你怎么办?”甄俊苦着一张脸,他可是还记得,林蔚说案子不破,她就要走了。

“引咎辞职,本来局里的人这次就想踢走我的,是老王帮我争取了这个机会。”林蔚抬头看了哭丧着脸的甄俊,“好了,别苦着一张脸了,不是还有十天吗,你要相信你的老大我,我的破案率可是百分之百。把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孟国庆的联系方式给我,我去找他聊一聊。”

“雨伞借我一下,我走了。”林蔚拿着甄俊递过来的地址,径直去拿了甄俊的雨伞就往外头走,不等甄俊回应,丝毫没有借伞的自觉。

甄俊赶紧跟上,在屋檐前才停了下来,“老大,你等等我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林蔚撑着伞转过头,冲着甄俊笑了笑,“你还是留在警队,试试砍猪骨吧。”

被林蔚微微一笑闪瞎了眼,甄俊有点晕乎乎的回到办公室,自家老大这模样,这身材,要是性格不这么强势,那绝对是警队一枝花啊。

后知后觉的甄俊突然想到,林蔚刚才让他去砍猪骨,该不会真的让他凭自己的力量去测试出凶手用的什么刀具吧,他还是去找唐法医商量一下吧。

林蔚顺利的找到了孟国庆,他正坐在一个屋檐下避雨,跟一群围着他的人说着他发现断肢的经历,就一并站在屋檐下听了听。

林蔚刚刚站定,就听到那个人说,“就那个XX小区的垃圾桶,我都在那里收了好多年的废品了,谁能想到那里头会有截人腿呢,当时可把我吓坏了,那真是丢了东西撒开脚丫子就跑。”

“那你怎么回头还报警了。”

“那天也是邪乎,觉得应该报警吧,可是咱这种小民,谁摊上过这么大的事儿呢,我想着肯定有人报案吧,也就不用我了。可谁想着,我都去了另一条街了,竟然还能又遇上一截,我的天呀,当场就懵逼了,赶紧就报警了,吓的我好几天没敢再翻垃圾桶。”

林蔚撑着伞走到那个人跟前,“孟国庆是吧,我是警察。”

围在孟国庆身边的人立刻都散开了,远远的看着林蔚跟孟国庆,孟国庆立刻站的板直,双手不断的来回搓,“警察同志,我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们了。”

林蔚点点头,“你再详细的与我说一遍吧,这个案子从之前的同事那里移交到我手里了。”

孟国庆松了一口气,完全没有了刚才跟那些人聊天的流利,有些磕磕巴巴的说完了发现尸体的经过,还给林蔚指出了他发现尸体的具体位置。

林蔚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,“我刚从那个小区过来,我见垃圾桶的位置跟你说的不一样。”

孟国庆拍了拍大腿,“那肯定不能一样啊,原来的地方装着死人呢,大家都害怕,后来就就换了地方,不过两个地方隔着不是很远,也就十来米的距离。”

林蔚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的配合,如果还有什么别的疑问,我再联系你。”

分享:

微信